扫二微码
丹尼尔·里伯斯金:用建筑直面伤痛
满头银发、具有未来感的厚框金属眼镜配合着超快的语速和反应力,美国犹太裔建筑大师、65岁的丹尼尔·里伯斯金看起来并不像他那些以情感和救赎作为主题的成名作那样感性。但当他谈及伤痛历史和建筑的关系,仍可窥见其建筑灵感来源的端倪:“我从不认为伤痛应该被埋葬,只有直面伤痛和历史,才能最终治愈它,遗忘从来都不是解决之道。”

\
 
日前,这位以柏林犹太人纪念馆名动江湖,并在2003年一举拿下世贸中心重建规划的建筑师因为出席“建设宜居和可持续亚洲城市”论坛来到上海,介绍了新接手的新加坡的吉宝湾住宅、意大利的米兰公园计划、韩国的新城项目。

\
柏林的犹太人纪念馆
 
“人们的生活不应该被恐怖主义改变”
人们似乎已经习惯,将里伯斯金的名字和一系列历史意味浓厚的纪念性建筑相连——柏林的犹太人博物馆、美国旧金山犹太人博物馆、英国曼彻斯特帝国战争博物馆、以色列特拉维夫的展览中心等。2001年,他成为第一位荣获“广岛艺术奖”的建筑师,以表扬其作品“对推动谅解与和平”的贡献。虽然这些建筑的外形风格不可谓不激进,但由空间塑造出的强烈的情感震荡平衡了这种激进,使得里伯斯金在当代建筑界独树一帜,甚至被贴上了所谓“伤痕建筑”的标签。
 
在1988年参加柏林犹太人纪念馆竞标之时,里伯斯金在建筑界还是一个新人,没有丝毫名气可言。在参观建筑场地的时候,他并未像通常的竞标者那样拿着照相机拍照,“不是不重要,但灵感的来源并非在此,它并非抽象的。”对于出生于波兰一个纳粹大屠杀幸存者的犹太人家庭的里伯斯金来说,一切都很具体,“那些逝者的坟墓上空白的大理石,让我常常觉得有一种空白感,特别是对于年轻的一代来说,一切停顿了。”里伯斯金所做的是将这种“空缺”用建筑呈现出来——以六角的大卫之星切割、解构后再重组的结果展现在建筑上,使建筑形体呈现极度乖张、扭曲而卷伏的线条。人一走进去,便不由自主地被卷入了一个扭曲的时空,馆内几乎找不到任何水平和垂直的结构,所有通道、墙壁、窗户都带有一定的角度,可以说没有一处是平直的,这一切无不给人以精神上的震撼和心灵上的撞击。
 
“我记得非常清楚,9·11那天我在柏林办公室上班,犹太人纪念馆即将开放。我刚想不要再做和历史有关的项目。然而,9·11让我知道历史是不可捉摸、深不可测的,这悲剧性的一天改变了纽约也改变了全世界,它连接着过去和未来。”里伯斯金的世贸中心重建计划自2003年中标之初就争议不断,关于延长工期和改变方案的猜测从未停息。在里伯斯金的规划中,新建成的高达1776英尺的自由塔将矗立在基地外围,而一组几何形的高塔则将围绕着世贸双塔的遗址,形成公共空间,有60公顷的地方留给纪念堂,“我们想留出足够大的公共空间,保证人们可以从各个方向进入,保持遗址的空旷和神圣性。在纪念堂中,我们将设计特别的采光,称之为‘光之器’,在9·11发生的那两个时间点,都会有特殊光线投射进整个空间。”
 
然而,另一方面,由于世贸重建的利益方太多,里伯斯金也坦言难度很大,“我已经经历了三届州政府,三个市长,他们都不赞成再建高楼,希望能够低矮一些,担心会唤起悲痛的记忆。然而,我觉得,美国人的生活轨迹不应该被恐怖主义改变,而且1776这个数字是美国立国之年,并非没有意义的争高。”据里伯斯金透露,在经历了经济衰退之后,如今,工地上每天有1万名工人24小时赶工,“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
 
“每个城市对市民来说都是世界中心”
事实上,里伯斯金接受的建筑体量正在扩大。除了世贸中心的重建计划之外,这位明星建筑师手上的项目几乎一个比一个大,而在形态上也正在更加“国际化”。这种转变对一个正在迈向事业高峰的建筑师来说或许是无法避免的,但在某些层面也令人疑惑,在庞大的资金和规模面前,如何保证设计的个性和那些令人着迷的情感诉求?
 
2008年,在意大利,里伯斯金就遇到了挑衅者。一向口无遮拦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把里伯斯金为米兰博物馆和办公大楼设计的方案讥讽为“阳痿”。里伯斯金为意大利所设计的摩天大楼是意大利米兰国际展览中心的一部分,延续了里伯斯金一贯的奇特风格,外形弯曲,而总理贝卢斯科尼显然不能接受。而在遭遇舌战前,里伯斯金在亚洲设计的首个住宅项目——新加坡的“弯曲住宅楼丛”则在当地大受欢迎。在论坛现场,里伯斯金亲自讲解了这两个设计。
 
“新加坡的‘弯曲住宅楼丛’在新开发的吉宝湾(Keppel Bay),业主的要求是要作一个高密度的、标志性的住宅建筑。”里伯斯金的解决之道是6幢摩天大楼,楼与楼之间用天桥相连。这些弯曲的、有曲线的高楼,在他看来切合热带城市,“就像在风中轻轻摇摆。”另一方面,楼与楼之间的弯曲错落使得每一层都不是彼此的复制品,而可以从弯曲形成的空隙间看到独一无二的风景。无独有偶,里伯斯金在米兰的历史保护区的高密度综合楼宇设计中也有弯曲的元素,相邻的两幢大楼弯曲地互相倾斜,似乎成为一个整体,而就是这,被贝卢斯科尼诟病。对此,里伯斯金解释他设计的大厦受到达·芬奇的作品和意大利伟大文化的启迪,但这个解释不免有些泛泛。
 
论坛结束后,早报记者问里伯斯金,如何在超大体量的规划设计中真正体现出建筑的情感以及和当地的关系?里伯斯金的回答不假思索:“每一个城市对生活在其中的市民来说都是世界的中心。每个地方都不是一个抽象的地方概念,它和当地的人,以及不断发展的历史发生着关联。我的每个作品都非常不同,你不能重复自己,关键是要倾听来自这个城市的秘密之音。”
 
建筑并非有趣的形式,而是一种语言
在20岁碰触建筑之前,里伯斯金是一位音乐神童,曾在纽约成为职业演奏家,与他一起获奖学金到美国学习音乐的同学,有今天国际著名的指挥家巴伦博依姆、小提琴家帕尔曼及祖克曼。在迷上建筑以后,里伯斯金觉得建筑和音乐一样,也是一种可以跨越文化的 语言,“建筑是具有表达性的,它可以把人都聚集在一处,它并非是一个个又高又大的个体,建筑和环境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里伯斯金说。
 
并非年少成名,里伯斯金在成名之前是建筑教书匠,对于城市发展和城市的哲学诗意这一对悖论有着自己的思考。“我们无法避免建造高楼,但是问题不是我们建造了高楼,而是建造了什么样的高楼,质量也很重要。是不是创造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是否和当地的文化相连接?”虽然自己的作品常常造型别出心裁,但里伯斯金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建筑不是高低和形式的区别:“建筑并非只是有趣的形式,而是应该有深刻的含义和当地的环境相融合。而建筑和环境的融合,应该是动态的,是当下的,我们需要向前看看,未来会怎么样。”在里伯斯金看来,如今的建筑设计在形式上正在日趋更加自由,各种类型的建筑的界限正在慢慢地消失,一座商业建筑和一座文化建筑只是在内在空间上的不同,它们可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现代都市发展的需要。
 
然而,正是因为如此,里伯斯金认为当代的建筑师更应该注重自己当地的建筑传统。“在我做老师的时候,遇到过一些中国的学生。我发现他们对自己传统的建筑方式一无所知,这将会让你在真正的实践中无法深入到更深层的意义中去。应该从中激发灵感,比如中国的紫禁城,就是塑造一个伟大城市的经典案例。”谈到对年轻建筑师的意见,里伯斯金强调了这一点,“此外,年轻人要有耐性,不放弃,不要把冒险当成一种压力。”
 
来源:东方早报 2008年

热门标签:

分享到: 更多

 

摩奇园林专访:土壤生态功能提升新变革与绿化废弃物循环产业链搭建

受访 史军鹏(全国城镇风景园林标委会委员 、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企业工作委员会副秘书...

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发展——UED杂志专访邓代明

受访 邓代明 棕榈设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UED:在国家新型城镇化的大背景之下,生态型可...

平凡坚毅中的建筑传承——UED杂志专访李子萍

采访对象:李子萍,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专业总建筑师采访媒体:《城市·环境...

董功专访:建筑作为一种呈现的媒介

建筑作为一种呈现的媒介

waa专访:言说|量体裁衣的裁缝与叙事性的建筑

受访/张迪 杨杰克 博乐文

WOHA专访:不断发现有新意且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

受访/黄文森(Wong Mun Summ)、理查德·哈塞尔(Richard Hassell) WOHA 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专访】伊纳克·阿巴罗斯: 实用主义的人文商业情怀

“现在已经不是看哪栋楼建的最高,而是要看里面的人如何生活在高处。”

【专访】丹尼尔·里伯斯金: 当艺术遇见商业

“我相信只有当建筑师动手画,才会拥有普鲁斯特经历的那种时刻——碰巧走到心灵的不平坦...

金陵美术馆 | 以“工业厂房”为起点,以“工业材料”为终点

金陵美术馆是20世纪60-70年代的工业厂房改建,它仿佛一位在场的他者悄然矗立在南京老城南...

华黎:地 · 景中的建筑 | UED百名建筑师展

华黎:地 · 景中的建筑 | UED百名建筑师展地 · 景中的建筑Building in LAND-sc...

分享转载声明 |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广告 |  投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2019 http://www.chinabuildingce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毕玺(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50号中间建造艺术家工坊 邮编:100089 站长统计 邮编:100031

ICP备14045206号-1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3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