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微码
平凡坚毅中的建筑传承——UED杂志专访李子萍
 
采访对象:李子萍,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专业总建筑师
采访媒体:《城市·环境·设计》(UED)杂志社
 
李子萍,中国建筑西北设计院专业总建筑师;教授级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获香港皇家注册建筑师资格认证;1984年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系建筑学专业,获工学学士学位;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会第3、4、5届委员;教育建筑专业委员会委员;国家“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建筑学专业专家;西安交通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西北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多次荣获院生产状元、先进标兵,1997年被授予"西安市劳动模范"称号,2004年中建总公司十佳工程师,2008年中建总公司先进个人。
 
学以致用

UED:您曾就读于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毕业后分配到西安做建筑设计,一干就是30多年了。请您帮我们回顾一下早期到西安工作的情况?
李子萍:中国的大地原点就在西安,她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和精神故乡;中国的开国领袖在构建新中国整个建设蓝图的时候,西安也是非常重要的城市,它实际上是处于中国的东半部和西半部的中间,是重要的东西部交通枢纽,除北京上海之外第三个文化教育中心。西安虽然地位很重要,但从全国经济和城市建设发展角度而言,确实是比较偏远落后的城市,从来不被关注。多年扎根西安这座城市的建筑师们,大多处于默默无闻、稳重实干的状态。
尽管偏远落后,但当时西北院的建筑师们是高手云集,我毕业来到这里最大的好处是师傅特别多,比如王人豪、王觉、教锦章、吴乃申、刘绍周、葛守信等等,都是水平特别高。我见过老师们手绘整套标准图,很细致精美。我正是从他们身上学习做人做事;也是在一个个项目实践中,要求自己尽可能做好每一个环节的。
像许多同行一样,早期我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4、15个小时,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每年几乎没有多少节假日。在从业的前20年,我都是从方案设计到施工图、室内装修、景观、总体设计、施工配合全过程完成每个项目的设计工作,很少只做方案或只做前期。
UED:当时您初出茅庐就能够担当重要项目、并脱颖而出,是否与在大学时候所接受的建筑学专业教育密不可分?
李子萍:早期工作的基本功都受益于天津大学建筑学院老师们的“真传”。母校老师们从一年级开始的教育要求就是:建筑师要有大建筑学的观点,你必须要能做规划,也必须能做单体设计,还能做最细致的构造设计。我们上学那时候没分专业,当时建筑系只有一个建筑学专业,包括了规划专门化和建筑设计专门化。
梁雪和我毕业设计时跟着胡德君、彭一刚、章又新老师做全国人大常委办公楼方案竞赛,天大方案得了第一名。因方案设计中采用了铝合金玻璃幕墙,胡德君老师还要求我:去把铝合金玻璃幕墙构造调研清楚。当时北京全铝合金幕墙的建筑只有昆仑饭店,幕墙是进口的,正在施工,由外国厂家负责二次深化设计和现场实施,国内设计单位都没有幕墙构造设计图纸。于是我一个女生就直接去到现场,厂家一边施工,我就一边测绘幕墙各个不同构造节点。这种专业教育使我深刻认识到:建筑师不仅要能做创意性的工作,还要能将好的创意落实到工程实际中去。
 
尊重历史

UED:作为基层建筑师,这30多年的建筑创作和项目实践中,肯定面临着业主方、项目建设方等错综复杂的权衡关系,如何坚持建筑师的设计立场?
李子萍:建筑设计行业一直存在着前期设计方案与最后竣工的建筑存在巨大差异的现象,因为西安这个地方欠发达,决策水平低,前期几个方案中好方案常常被枪毙。甲方领导往往选定了最不合理的方案,然后还要按照甲方的意见不停地改,直到最后面目全非。或者项目设计完成了,后期因为没钱等原因不能实施。我曾经跟师傅们讨论说:这一辈子做的无用功太多了,85%以上。他们却说:自己一生估计95%都是无用功,天天以办公室为家,加班工作,95%都是没用的。即便如此,建筑师的依然要坚持做好本职工作。
由于我多年来主要是做公共建筑,恰恰正是在这种不合理的项目决策中,不断坚持下来的。我认为:建筑被称为石头的历史,它并非由建筑师个人来书写,而是由整个社会各个阶层来共同书写,反映的是社会各阶层的水平、能力和想法。建筑师只不过是一个执笔人,不能说我不愿意这样,我不认可甲方或领导意图,我就不去写,你的社会责任决定了你必须去写,而且你要尽量的把它写好。作为有专业水准的建筑师, 即便很多时候这不是你的想法,你也要从专业角度把它尽量修正,让它偏差小一点,错误少一点,这是建筑师不可推卸的社会责任。
 
UED:请您结合自己印象深刻的项目,来解释一下在项目实践中的理念坚持和角色换位?
李子萍:就举西安交通大学的这个例子,为迎接上海交通大学西迁,西安交大于1955年开始兴建,直至中轴线上最后一个项目教学主楼2006年建成,历经半个世纪,其校园建设的的整个过程很能够说明问题。交大校园坐落于唐兴庆宫遗址的南面,用地十分方正, 因此交大校园规划设计时,因循了中国传统宫廷式的布局,形成明显的南北中轴线。中轴线上是一重又一重方方整整的校园空间,西安交通大学从规划开始就和中建西北设计院有渊源,它各个时期的中轴线上的主要建筑都是西北设计院的建筑师设计的。
50年代建成的教学楼(图1),主要由华冠球、郑贤荣建筑师设计,均为灰墙红瓦坡顶,风格简洁质朴,2005年被陝西省政府确定为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60年代建成的图书馆(图2),主要由洪青、王人豪建筑师设计,当时建筑师想要延用灰墙、红顶的建筑风格,但当时建筑界正在进行“厉行节约,反对浪费”运动,批判“大屋顶”的建筑形式,最后建成的是平屋面造型。   
80年代建成的钱学森图书馆(图3),主要由葛守信建筑师设计,符合功能与老馆协调的方案做了许多,校方都不要,在面积十分有限的情况下,甲方非要建一栋高层图书馆,还必须是以前没见过的造型。葛总只好采用退台的方法,按当时刚刚传入中国的“后现代主义风格”做了方案。校方一下就相中了,成为国内“后现代主义风格”有影响的建筑。90年代建成的思源活动中心(图4),主要由何昆年建筑师设计。纵观来看,这些中轴线上的建筑虽然体量风格色彩各异,带有明显的时代特点,但总体格局仍方正平直,进一步强调了南北中轴线。
 
\
图1 教学楼
\
图2 图书馆
\
图3  钱学森图书馆
\
图4 思源活动中心
计划于2006年竣工的交大教学主楼,将是中轴线上最后一个建筑,是以各类大、中、小教室、实验室、研究室以及行政办公用房等现代化教学设施为主的教学综合体。经过多轮国际竞赛招投标后,中建西北院团队还是折桂获胜。我们当初是抱着很谦卑的态度做设计,认为在校园里不宜做特别高的建筑,最初我们获胜第一名的方案,是一个板楼,比较平缓,使得主轴线上建筑空间尺度和风格前后有承接,与校园环境的相协调。然而,校方不同意,要求一定要做100m的高层标志性建筑。我们团队其它建筑师认为理念相差悬殊,不想做了。我说服大家:作为有职业准则的建筑师,即便遇到“错误的题目”,也要努力地把“错题”做对了。
后来我们在齐康老师的指导下,采用了梅花型建筑总体布局,建筑群中央放高层塔楼,将科研办公用房设在高层塔楼内,使其对校园的压迫感和对使用功能的影响尽量减少;四角布置多层讲堂,彼此之间拉开距离,仅以二层室外平台相连,高层主楼四周设环形消防车道,这样消防设计上可把高层主楼与多层讲堂分开考虑,使复杂问题简单化。这种布局方式在高层塔楼的周围形成四个开放型的室外空间,自然形成南北主轴线和东西副轴线(详见图5)。   
在设计中,教学主楼方案还充分考虑与图书馆、思源活动中心等老建筑的尺度协调和空间呼应,使之与主楼相映成辉,而非相形见绌。在每座讲堂中,柱网整齐划一,教室均南北朝向,自然采光通风良好,辅助用房及交通设施配套齐全,并设置尺度相宜的厅堂等供人流集散及休息交谊。每座讲堂均设有多个不同方向的出入口,疏散流线最短,使大规模的人流集散,自然分流为不同方向的多条流线,其建造的经济性和功能的合理性显而易见。
我们充分尊重校园规划的原始意图,教学主楼(图6)的建筑风格尽量中庸不张扬。我得初衷想有大雁塔的神韵,但又不想用建筑去做线角,后来我们细致地对幕墙进行了风格设计,厂家按图实施达到了设计意图。建筑细部肌理采用50年代建筑水刷石和灰砖拼搭的做法。遗憾的是,当时建设过程中,很多细节校方不同意,私自改掉了,水刷石和灰砖改为干挂石材(图7)。
在设计过程中,还想方设法纠正了校方要做喷水、喷火的硬质铺地大广场等想法;尽力保护利用地形地貌和树木植被,并作为空间景观设计的重要元素,场地内的大树及南侧唐长安胭脂坡均加以保留,就着地势做了露天纪念讲坛,成为主楼与体育馆的结合点(图8)。 南讲堂群围合的圆形庭园内保留了一组大树及土坎,不仅遮挡了西晒的阳光,还将四季的景色和时光的概念引入庭院,使之更加生动自然(图9),利用废弃的灯光球场和场地自然高差做学生自行车停车场。灯光球场的看台修整成绿化台阶,既减少了回填的土方量,又形成了供学生休息交往的下沉式广场(图10)。
在西部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教学主楼还尽量采用低技术节能手段。当时在公共建筑中并无节能要求,而我们依然前瞻性地采用了传统的被动式节能技术,比如夹壁墙、规则体型等,做成节能建筑。总结在“老”校园里设计新建筑的体会,我们认为近现代建筑保护与文脉传承的原则应该是:以“承”为基,以“传”为主;以“保”为本,以“用”为先。
2006年教学主楼竣工交付使用,恰逢西安交通大学建校110年暨迁校50周年庆典,校园南北中轴线终于得以贯通(图11)。50年前校园规划的原始意图,虽历经半个世纪政治、经济、文化的沧桑巨变,竟然一以贯之地得以实施,这在全国高校中是少见的。
其实,更不为人知的一个故事是:1955年华东院承担西安交通大学规划设计的147位建筑师、工程师和他们的家庭,为此改写了个人的命运。以洪青、郑贤荣、华冠球、何昆年等前辈为代表的设计师们,为了西安交通大学和三线建设的需要,告别繁华的大都市上海,来到西安,加入中国建筑西北设计研究院,成为西北院的技术骨干力量。60多年来,一代又一代西北院人坚守并传承专业精神,不仅设计了西安交通大学的主要建筑,奠定了这所名校的校园格调,也为西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 
图5  教学主楼平面图
\
图6  教学主楼建筑远景
\ 
图7  教学主楼建筑近景
\ 
图8  教学主楼圆形庭园
\ 
图9 教学主楼连廊
\ 
图10  教学主楼下沉广场
 \ 
图11  校园南北中轴线图
 
UED:很多朋友都认为您的设计很接地气,您在工作中顶着各种的艰辛,脚踏实地地真心关注每个细节,愿意投入大量精力为使用者考虑,关注常被忽略的一些普通百姓的工作、生活方式,请您谈谈这方面的想法?
李子萍:因为从小是和农民、矿工的孩子们一起长大,我能体会基层劳动者的艰辛。在项目设计中,我比较注意为普通百姓提供健康舒适的工作生活环境。比如校园里的学生食堂,似乎是很不起眼的校园配套设施,但它在学校里却举足轻重,是学生们很重要的一个公共活动场所,也是一个是非之地,动辄校园打群架都是从食堂开始。另外,学生食堂又是校园内一个能耗大户,涉及到燃气、空调、耗电、耗水,还会牵扯到重油污水排放、油烟排放、噪音污染等多方面问题,这些促发了我关注学生就餐和厨师们工作中存在的问题。
90年代末大学刚开始扩招,西安交通大学的新建的学生食堂——康桥苑,当时号称是亚洲最大的学生食堂,一万人在这儿就餐,绝对不可以让“食堂事件”发生。我们仔细调研了20几个学生食堂后,针对厨房工艺和节能,在设计中做了许多改进。\

\

\
首先,把一个大食堂分解成五六个餐厨管理单元;售饭的种类也不一样,学生们可以有多项选择。每一个售饭柜台都超过30米长,多开窗口,让孩子们排队的时间尽可能缩短。多个学生餐厅中央设计了明亮的共享中庭,设有大屏幕显示屏、自动扶梯、小超市等服务设施,有效的缓解了就餐高峰时段学生的心理压力。学生可在此边就餐边看球赛,非就餐时段在此约会或自习,使学生食堂变成了生活服务中心。现在这种模式很常见了,在上世纪90年代确是很少见的,刚建成时全国高校后勤系统就开了现场推广会,江泽民总书记还曾亲临视察。其次,我们设法改善厨房师傅们的工作环境,全力解决传统食堂后厨脏、吵、闷、躁等问题,让师傅们能够心情愉快地工作。特意把后厨区域分成前期加工区、蒸煮加工区和煎炒加工区,厨师80%的工作时间在前期加工区和蒸煮区,该区产生的主要是蒸汽,不采用噪音太大的机械排烟方式,而是用天窗竖井自然排放;在临近开餐前30多分钟炒菜时段,煎炒加工区采用机械式排烟,做油烟净化处理排放,这样不仅大大降低了机械排烟和油烟净化的总量,还缩短了噪音污染时间,改善了厨师常年工作环境,节能效果也很显著。我们在厨师工作区还特别设计了屋顶花园,师傅们都喜欢在那儿休息。这样的细节处理是不起眼的,但常年在其中工作生活的人,会感受到建筑师温暖的用心。
我认为建筑设计应该是集成技术的成果,各专业要配合起来,尽可能满足人们的生活、经济活动各个方面的需求,功能合理、经济实用,高效节能又美观,才能成就一个真正的好建筑。
 
坚毅传承
记者:在交流过程中,您提到很多人都是您的师傅。而一直以来,您也是手把手地带徒弟,并担任多所学校的兼职教授,同时作为全国高等学校建筑学专业教育评估委员、国家“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建筑学专业专家,您怎样看待这种实践中的建筑学教育工作?
李子萍:我的师傅怎么教我的,我也怎么教弟子们。我带徒弟先给他们一个要求:要精确工作,精确制图。画出的每一笔必须经得住考量。我教他们不单关注建筑外观,更要关注和解决面临的各种实际问题。
德国一位建筑师提倡“问题建筑学”,他认为建筑学最应该关注和解决人类生存环境的问题,这也是和我们的国计民生息息相关的部分,我们要鼓励学生去关注能够让百姓大众生活工作环境更健康、更舒适、更美观的专业问题。
通过这几十年的设计实践,我体会到:建筑学老师真的不必要把每一个学生都往明星建筑师方向去培养。大部分学生没有成为大师、明星建筑师的天赋和机遇;我们应该教给学生作为一名建筑师最基本、最核心的东西,让学生们能够把基本的设计工作做好,并享受自己的工作,这对我们的社会就是非常有益的一件事。
 
UED:时过境迁,前面20年的快速发展期,建筑师处于急速往前奔的状态;但当下社会和行业大环境,迫使这个行业转型,各行各业其实都在反思。建筑人应该怎样对职责前景、社会责任担当有正确理解?
李子萍:面对当下普遍存在的低价中标现象,很难保证年轻的优秀建筑师安心去做本职工作,这样下去,行业环境会越来越糟,好的方案越来越出不来。若是当下无序的市场环境,把优秀的年轻人从建筑设计行业都挤走了,这个行业的未来是没有希望的。
建筑设计行业是一个古老的行业,存在了几千年甚至上万年,这个行当不是从你开始的,你的老师花了多少心血来教你;前辈多少智慧的积累传给你了,如果你能接手把它做得和前辈一样好,甚至更好,并且把它传下去了,你的工作就是有意义的。我认为,只要人类还在,就一定会有人做建筑设计,可能它的形式和工作内容不一样,但是这个行业会一直存在下去的。
 
 
 
 
分享到: 更多

 

摩奇园林专访:土壤生态功能提升新变革与绿化废弃物循环产业链搭建

受访 史军鹏(全国城镇风景园林标委会委员 、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企业工作委员会副秘书...

实现环境的可持续发展——UED杂志专访邓代明

受访 邓代明 棕榈设计有限公司常务副总裁UED:在国家新型城镇化的大背景之下,生态型可...

董功专访:建筑作为一种呈现的媒介

建筑作为一种呈现的媒介

waa专访:言说|量体裁衣的裁缝与叙事性的建筑

受访/张迪 杨杰克 博乐文

WOHA专访:不断发现有新意且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

受访/黄文森(Wong Mun Summ)、理查德·哈塞尔(Richard Hassell) WOHA 建筑事务所创始合伙人

【专访】伊纳克·阿巴罗斯: 实用主义的人文商业情怀

“现在已经不是看哪栋楼建的最高,而是要看里面的人如何生活在高处。”

【专访】丹尼尔·里伯斯金: 当艺术遇见商业

“我相信只有当建筑师动手画,才会拥有普鲁斯特经历的那种时刻——碰巧走到心灵的不平坦...

金陵美术馆 | 以“工业厂房”为起点,以“工业材料”为终点

金陵美术馆是20世纪60-70年代的工业厂房改建,它仿佛一位在场的他者悄然矗立在南京老城南...

华黎:地 · 景中的建筑 | UED百名建筑师展

华黎:地 · 景中的建筑 | UED百名建筑师展地 · 景中的建筑Building in LAND-sc...

从表绿到深绿——作为绿色建筑产业化引领者的深度思考与探索

走进天友集团位于天津的绿色设计中心,迎面而来的是鲤鱼水景和透光性极强的大空间,给人...

分享转载声明 |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广告 |  投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2019 http://www.chinabuildingce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毕玺(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50号中间建造艺术家工坊 邮编:100089 站长统计 邮编:100031

ICP备14045206号-1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3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