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微码
在天地间翩翩,于山林中起舞 | Jacob’s Pillow舞蹈中心
\
Jacob’s Pillow舞蹈中心“Inside/Out”项目舞台 (网络图片)

在天地间翩翩,于山林中起舞。在Jacob’s Pillow(雅各布之枕)舞蹈中心有一片面向伯克希尔山庄(Berkshire Hills)的极简舞台,夕阳下影影绰绰的树林间,低矮长椅构成了观众席。这个名为“Inside/Out(室内室外)”的露天演出有着独特的观看体验:茂密繁盛的草木包围着四周,远处起伏变化的山脉是演出最美的舞台布景,眼前则是舞者律动的体态——人与自然彼此遥望又无比亲近。
 
\Jacob’s Pillow舞蹈中心全景图 ©Flansburgh Architects
 
Jacob’s Pillow地处美国马萨诸塞州的贝基特(Becket,MA),是全美唯一获封“国家历史地标(National Historic Landmark)”的舞蹈类机构,也曾受到总统嘉奖的艺术荣誉勋章。今年夏天,Jacob’s Pillow不仅迎来了自己的第八十五届国际舞蹈节,还启用了一座适用于排练、演出、工作坊等各种活动的新建筑。
 
前身为农场的Jacob’s Pillow占地220英亩(合近90万平米),创始人泰德·肖恩(Ted Shawn)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购置此地,当时的初衷是想让舞蹈成为一份对男性而言同样体面的艺术事业。于是,肖恩与另外八位男性舞者——大多是毕业于男校体育专业的运动员——共同组成舞团,他们突破性地成为一股现代舞的新力量,并常常在农场里由谷仓改建的工作室中举行演出活动。
 
谷仓结构是历史悠久的Jacob’s Pillow舞蹈中心的一大特征,不仅承袭了农场的前身,也多少契合了创办最初侧重男性舞者的硬朗气概——不过从实际效用来看,因为没有铺设现代化的取暖设备,谷仓很难挨过马萨诸塞州多雪寒冷的冬季,因而利用率并不高;四处巡演的男子舞团也只在每年夏天才汇聚于此举办公众活动,也就是后来著名的国际舞蹈节的前身。男子舞团因为成员们纷纷入伍参军而在1940年解散,但是Jacob’s Pillow经过短暂的动荡后,于1942年落成了一座以创始人肖恩命名的舞蹈剧场,当时的建筑师约瑟夫·弗兰兹(Joseph Franz)采用了谷仓的外观和梁柱结构使得剧场能够呼应周边的农舍环境。在这座建筑的帮助下,夏季舞蹈节广受欢迎,即便恰逢战时物资贫乏汽油紧俏,当时的观众们甚至会骑马或徒步翻上山岭来看各种舞蹈演出。
 
以谷仓为主体廓形的剧场,线条简洁且形式质朴,尤其适合衬托现代舞不拘泥传统、解放天性的自由舒展。Jacob’s Pillow的新建筑“波尔斯家族工作室(Perles Family Studio)”也在设计中强化了这种特别的空间感。建筑师大卫·克洛图(David Croteau)在项目中沿用了谷仓结构,一方面以此“向Jacob’s Pillow作为农场的根基致敬”,另一方面也让建筑能够兼顾“完全的现代化和在地的本土性”。

\

“波尔斯家族工作室”外景图 ©Flansburgh Architects

\

\“波尔斯家族工作室”室内 ©Flansburgh Architects
 
这座占地面积7373平方英尺(合约685平米)的建筑以风化板和板条木为外立面的主体,内里容纳了一片3500平方英尺(合约325平米)舞台的核心空间,以及可伸缩的观众席,而大范围的玻璃开窗也打破了观众与舞者之间的距离。建筑的朝向隔绝了周围其他工作室的声音干扰,而内墙饰面的木质结构则可以优化室内声响系统。此外,建筑师巧妙而诗意地设计了一个面对山林的半开放式的舞台后台,一系列灵活的辅建为工作室打造了不同层次的出入口、多处贯通的流线布局以及门廊和棚屋等半室内区域。谷仓式的三角屋顶加上大量玻璃的窗墙,使建筑采光充足。而外立面的木材料会随时间流逝留有痕迹,渐渐融入场地与自然之中。现代化的立面处理使得该建筑在夏天保持自然通风的同时,也能抵御寒冷的冬季,从而让Jacob’s Pillow从仅在夏季活跃的舞蹈节转向全年开放的舞蹈中心。
 
考虑到舞蹈中心的多重功能,“波尔斯家族工作室”不仅作为排练空间,也同时是Jacob’s Pillow舞蹈学校的教学空间,并且在下雨天“Inside/Out”被迫关闭之时,成为免费公众演出的替代场所。舞蹈学校学生们的汇报表演、到访艺术家的即兴创作、正式演出前的带妆联排……这些非正式的表演有别于剧场里的精巧制作,而放置于半透明的新建筑中,则能用随意和轻松的姿态吸引不同年龄和背景的观众来体验舞蹈艺术。
 
今年舞蹈节的重头演出之一是在肖恩剧场上演了一周来自崔莎·布朗(Trisha Brown)舞团的剧目,这位美国后现代舞教母在三月份的去世更是不可避免地为演出增添了浓烈的缅怀之情。


\《规范与反向运动》,Groove and Countermove(2000),崔莎·布朗舞团作品,Photo by Christopher Duggan 
 
举其中一支作品《规范与反向运动(Groove and Countermove)》为例,来自布朗舞团的九位年轻舞者身着鲜艳的衣裤,形象清晰明快,肢体动作则有一种僵直与柔韧彼此抗衡的微妙。其中的诸多细节也都反映出布朗独特的编舞风格,比如一位舞者若隐若现地在舞台的侧边仅仅出现了几十秒便迅速离场,另一位则在起先纵身跃过舞台的后方而直至十几分钟后的群舞才再次出现……布朗为舞台描绘出了绝不循规蹈矩的动线,同步、拆解、扰乱、分散的运动彼此错落有致地在空间和乐声中穿插。演出结束后热情的观众起立鼓掌近十分钟,并且久久不愿离去。随着人潮从谷仓剧场退散而开,仿佛看到了建筑与舞蹈之间相辅相成的美感——建筑容纳着盈动的人类活动,而舞动的身体则反之构筑出了流动的建筑结构。

文 | 顾虔凡 何雨祺

 

分享到: 更多

 

分享转载声明 |  关于我们 |  加入我们 |  广告 |  投稿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6-2019 http://www.chinabuildingcentr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毕玺(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50号中间建造艺术家工坊 邮编:100089 站长统计 邮编:100031

ICP备17015080号-2 公安备案号11010802023473